【水到渠成共发展】“智”造中线 探寻一渠好水的奥秘[组图]
图片中国

2018-05-29 18:09
订阅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起点-陶岔渠首水质固定监测站。 中国网 刘桢珂摄影

中国网5月29日讯(记者刘桢珂)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4年来,中线工程运行平稳,水质稳定达到或优于Ⅱ类。2017年“中线干线Ⅰ类水质断面比例由2016年38.6%增至84.9%。”中线工程采取了哪些措施保护水质?日前,记者深入中线工程一线,探寻渠首、河南、河北等地通水4年来,南水北调人为护好这一渠清水背后的故事。

三道防线 隔“污”在外

5月3日,站在刁河渡槽眺望,蜿蜒的渠道两侧郁郁葱葱。围网内草色蒙茸,有工巡人员在忙着查看,围网外一片桃红柳绿。

中线建管局水质保护中心主任尚宇鸣介绍,“在中线工程设计之初,就充分考虑到外界污染源对于总干渠内水源的影响。”

明渠段1196公里的总干渠,被设计成全线封闭立交形式。渡槽、倒虹吸、左岸排水等手段,让中线工程与外界河流形成了立体交叉,互不影响。

但仅仅局限在设计上,是无法满足工程运行需要的。在运行中细化、实化,是中线工程各管理处的重要工作。

抽排倒虹吸积水、清理淤泥污物、实施防渗处置……一个左排倒虹吸工程,需要各管理处开展多项措施,就为了防止倒虹吸内积水渗入渠道,影响水质。

1238座跨渠桥梁,交通事故引发的水污染事件也会成为影响工程水质的主要污染风险。

交通运输部、国务院南水北调办此前曾联合印发加强中线工程跨渠公路桥梁管理工作的通知,指导沿线地方政府加强路面交通治超执法和桥梁养护管理。

“封闭跨渠桥梁排水管、设集油池、设保护坎,在桥面竖起温馨提示牌,留下联络方式……”沿线各管理处夯实了跨渠桥梁的管理。谈起沿线水质保护的措施,水质保护中心负责人打开了话匣子。

在总干渠两侧电子围栏范围外,《南水北调中线干线工程两侧生态带建设规划》要求,要设置生态带、水源保护区,竖起绿色保护网。目前,中线京津豫境内生态带建设基本完成,累计建成近700公里、20万亩。

“围栏范围外,水源保护区内的管理,我们更多依靠地方政府行政管理部门行使职责。”中线建管局河南分局副局长石惠民说。

调查整治水质隐患,协调强化执法检查,推动建立长效机制,沿线地方各级政府下大力气推进干线保护区治污环保工作。环保部和财政部联合印发的《全国农村环境综合整治“十三五”规划》,明确了2020年前在南水北调水源和沿线211个县市区、2.28万个建制村开展农村污染连片综合整治。水源保护区的污染源、风险源台账被纳入环保部门污染源管理体系。

“作为中线工程的水源地,南阳地方各部门对工程水质工作特别重视。”南阳管理处水质专员何康粗略算了一下,截至目前,南阳管理处30多公里的渠道水源保护区内共发现威胁渠道水质的污染源(风险点)22处,已治理13处。

让何康记忆犹新的是封堵一处距离渠道外侧约100米的养猪场。“因养猪场把废水直排入截流沟,渠道附近臭气熏天。管理处巡查人员发现后,立刻和蒲山镇有关部门协调,前前后后反复封堵了三次,最终在地方政府的配合下彻底关停了养猪场。”

立竿见影的行动背后,是理念的认同。“原来我们自我定位为供水单位,认为中线工程的水质,就是我们产品的质量。后来在与地方同志沟通时他们提出,‘中线的水就是我们自家的水缸,这天天要喝的水,我们有义务和责任保护。’”石惠民为沿线各部门的觉悟点赞。

5月28日, 南水北调中线渠首环境监测应急中心水质分析室。中国网记者 刘桢珂

日常监测“扫”描全面

中线工程的水质,早在《南水北调工程总体规划》中就被划下了红线:保证库区及入渠水体水质严格控制在国家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

“水质可是硬指标。”尚宇鸣这样说自有他的道理。

在2014年12月12日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通水之际,习近平总书记作出重要指示,希望继续坚持先节水后调水、先治污后通水、先环保后用水的原则,加强运行管理,深化水质保护……

中线建管局作为运行管理单位,要对总干渠内的水质安全负责。

为全面掌握总干渠水质状况,中线建管局在全线打造了一套比较完整的水质监测体系。“1个中心、4个基本点、13个站、30个面”,从点到线到面,让水质监测网络化、立体化起来。

据介绍,除渠首外,河南、河北、天津3个分局的水质监测实验室均已通过国家资质认定。实验室对输送水体定期展开“体检”,目前已获取监测数据20000多组。

为提升自身的“软实力”,中线建管局还加强了专业人员的培训,提升大家上机操作等技能。

经过不懈努力,目前中线建管局已具备地表水109项全指标监测的能力。水质保护中心负责人对未来充满信心,“我们要力争把南水北调中线干线水质监测实验室打造成国内一流监测实验室。”

13个水质自动监测站,能实现自动采样、自动监测、自动传输,监测参数自动上传到水质系统平台。

从陶岔渠首入渠口顺流下行约900米,就到了陶岔水质自动监测站。这里是南水进入总干渠流经的第一个水质自动监测站,也是全线监测参数最多的一个站。

监测站的水质专员井菲,正忙着校核监测参数。

“这里的监测频次为每天4次,每6小时监测一次,24小时不间断,如遇突发情况,会适当增加频次。”我们能监测水质基本指标32项、挥发性微量有毒有机物24项、半挥发性微量有毒有机物32项,以及生物毒性等共89项参数,是目前国内自动监测站监测指标最高的。说起监测站,井菲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为确保数据的上传率、准确性、稳定性,中线建管局专门制定了《水质自动监测站运行维护管理办法》等规范化制度。

每次的监测参数数据校核,要经过自动化监测站工作人员初校、管理处水质专员校核,然后提交给各分局的水质监测中心;各分局水质监测中心对辖区所有监测参数综合比对复核后,再提交给中线建管局水质保护中心。层层核验,就是为了确保水质监测数据的准确性。

5月28日, 南水北调中线渠首环境监测应急中心实验人员对抽样水进行检测。中国网 刘桢珂摄影

应急管理 预先“鸣”警

2015年,河北张石高速发生车辆事故,一辆装载甲醇的危险品货车发生甲醇泄露。中线建管局河北分局水质监测中心的副处长李红亮和几位同事第一时间赶到事发现场。现场采集样品后,他们连夜赶回石家庄开展应急检测工作。直到凌晨一点多,才得出检测结论,中线工程水质达标,没有受到甲醇泄露影响。

真刀真枪操作的机会并不多,健全应急体系建设就显得尤为重要。

中线建管局水质保护中心编制各项应急预案,于2014年10月31日印发,2018年2月完成修订。

为增强“南水北调中线干线工程水污染事件应急预案”的实用性、可操作性,中线建管局还结合总干渠输水特性,针对各类突发性水污染事件,开展了“南水北调中线干线工程水污染应急处置预案库”研究工作。

通过对中线干线工程沿线河南、河北、天津和北京四省(市)危险化学品生产和运输情况的调查分析,识别中线干线工程突发性水污染事故的主要污染物种类,结合沿线潜在的风险源,水质保护中心将水体污染物划分为27类、388种典型污染物。水质中心还针对性地制定不同污染物的应急处置技术,编制了《南水北调中线干线工程水污染应急处置技术手册》,并与国内公安系统、卫生医疗机构等建立了沟通协作机制。

通过对国内外应急处理相关技术成果的分析、梳理,构建了适合中线工程的水污染事故应急处置技术体系。根据突发性水污染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污染物种类等,能筛选出最佳的应急处置技术,为快速优选、科学实施应急处置措施提供决策依据。

在此基础上,沿线各分局及管理处结合本辖区风险源的特点,也编制完成了各自辖区的水污染应急预案。

2017年5月26日凌晨7点35分,在公安、消防、救护车的鸣笛声中,南水北调中线河北赞皇西高公路桥水污染事件应急演练拉开序幕。演练模拟一起由突发交通事故引起危化品泄漏入渠的水质污染事件,并展开应急响应与处置。

此前,2016年3月24日,中线建管局还在中线干线河南新郑段十里铺东南公路桥模拟了一起水污染事件。两次大型水质演练增强了南水北调工程运行管理单位及沿线群众的风险意识,检验了各项应急预案,锻炼和培训了运行管理队伍,促进了中线建管局与地方政府的联防联控,提高了中线工程水污染防治的应急处置能力。

各分局还与专业应急抢险队伍签订应急抢险救援合同,负责相关突发事件的应急抢险救援工作。在全线建设了南阳、宝丰、新郑、焦作、卫辉、安阳、邢台、石家庄、顺平及易县等10个水污染应急物资储备库。在渠首、河南、河北各配备1台应急监测车,以及必要的应急监测仪器,并在沿线有关管理处配备便携式多参数仪等设备,大幅提高应急监测能力。

5月28日, 南水北调中线渠首环境监测应急中心实验人员对抽样水进行检测。中国网 刘桢珂摄影

科技创新“智”造中线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科技创新在水质保障方面提供了第一生产力。

中线建管局一直致力打造“智慧”中线。引入约4300万元的国家科研资金,开展了2017年国家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科技重大专项“南水北调中线输水水质预警与业务化管理平台”课题申报工作。

针对总干渠可能出现的漏油事件,研发了自动收油装置、自动拦污装置,并获得专利。

2016年,中线建管局北京分局的总干渠拦油除油设施进行现场试验。油水混合物经拦油板进入集油箱,再进入油水分离器中静置,上层浮油留在油水分离装置中,下层清水由装置的排水管排回渠道内。该设施清除水面浮油效果显著。

在河南分局长葛管理处洼李分水口处,管理处的水质专员李宁和处长黄文强正围着一台巨大的不锈钢拦网研究着。

“这是我们成功研制的分水口自动拦污装置,”黄文强说,“这已经是第二代产品了。”旁边的李宁是管理处的水质专员,也是装置的研发人员。

升级了的拦污装置,安装了卷扬机、滑轮组、电气控制系统、操作平台等,实现了下半部分拦截悬浮物、上半部分拦截漂浮物的功能。

升级的拦污装置试用6个月以来,得到了各方好评。长葛市第四自来水厂主任李春旭说:“水厂再不像以前会过滤出很多塑料袋和杂草垃圾了,供水的水流更平稳,水体更干净了。”

中线建管局还开创性地把水利工程运行与生态研究结合起来,“输水线”开始成为“生态线”。

荥阳管理处索河退水闸进口右岸园区,划分出一块田字格形式的四个鱼池,鱼池内分别投放了不同比例的滤食性鱼类匙吻鲟、鲢鱼和鳙鱼。

这里是水生态实验基地。2017年中线建管局河南分局和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水产科学系实验室合作,在这实验开展“以鱼净水”项目。

中线建管局河南分局水质监测中心邬俊杰介绍,“我们曾请来长江流域水环境监测中心,在沙河渡槽、穿黄出口等处,围绕中线渠道水质进行了生态普查。”

普查结果显示,中线工程渠道内的鱼类品种有十余种,但偏小型化,缺少滤食性、大型凶猛性鱼类。“因此我们开展了以鱼净水项目,计划通过可持续的水生态调控措施,构建一个相对完整的水生态链。”石惠民说。

奔涌不止的一千余公里长渠,也为中线建管局渠首分局和河南大学生物研究院的大生态链研究提供了平台。

“这是一个系统工程。”中线建管局渠首分局水质监测中心副处长孙甲说。一个生态系统的建立,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从水中到渠坡再到两侧的生态带,所有的动植物,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体系。我们最终想确定中线工程所拥有的物种情况,掌握一个立体化的生态网,为下一步全面开展生态防控预判、预警工作,维护总干渠生态系统健康提供技术保障。”

一路走访,记者感到,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水质保护探索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可谓成效显著,但得出终极答案了吗?没有。因为在寻求更高质量水质保护的路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

更多推荐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