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收“限高令”后再被传唤 皇台发展之路举步维艰
​新京报 | 2018-06-05 07:33

皇台酒业董事长胡振平因拖欠借款被法院限制高消费,又因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被公安机关传唤

先是因拖欠借款被实施限制高消费令,两日后又因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被公安机关传唤,皇台酒业董事长胡振平最近可谓麻烦不断。而事实上,皇台酒业近年来屡受官司困扰,负面新闻缠身,仅公司二股东就曾将其多次告上法庭。

分析认为,2000年上市的皇台酒业经历了白酒行业的“黄金十年”,但至今已4次挣扎在退市边缘,与其主业摇摆、高管离职、屡次陷入纠纷有关。尽管皇台酒业进行过多项跨界尝试,但解决好纠纷是其下一步发展的前提。截至发稿,皇台酒业尚未就相关问题回复。

董事长收“限高令”后再被传唤

*ST皇台5月29日发布公告称,因拖欠北京盛世济民贸易有限公司400万元借款,公司于5月28日收到甘肃省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限制高消费令》。

“限高令”称,因皇台酒业拒不履行人民法院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对其发布限制高消费令,皇台酒业法定代表人胡振平不得有以下以公司财产支付费用的行为: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等9项高消费行为。如违反“限高令”,胡振平将被予以罚款、拘留,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还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紧接着,*ST皇台又于5月31日发布公告称,董事长胡振平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被传唤于当日9时到凉州区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接受讯问。但因胡振平出差,已与公安机关协商另行确定讯问时间。

事实上,这已不是皇台酒业及其高管首次陷入纠纷。今年2月10日,皇台酒业就公司“6700万元成品酒丢失”事件发布公告称,调查发现存在相关人员涉嫌严重经济犯罪的线索与部分事实,并已经报案。

而在此前,皇台酒业股东间曾多次出现动荡及纠纷,甚至对簿公堂。如二股东北京皇台董事曾多次在皇台董事会上投否决票,皇台几次转型重组也因此受阻。此外,北京皇台还因皇台酒业未能按期清偿借款事宜,几次将其告上法庭。

酒业分析师蔡学飞表示,*ST皇台这些年官司不断,负面信息缠身,进而导致主业摇摆、高管离职等恶性结果。

酒业分析师蔡学飞表示,*ST皇台这些年官司不断,负面信息缠身,进而导致主业摇摆、高管离职等恶性结果。未来,这些问题将进一步摧毁皇台仅剩的品牌价值,导致实体市场的消极态度,严重削弱企业的竞争力,带来业绩下挫。

发展之路举步维艰

事实上,*ST皇台已在退市边缘挣扎多年。自2000年上市以来,*ST皇台经历过白酒行业难得的“黄金十年”,但至今已4次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成为名副其实的“僵尸”企业。

2002年和2003年,皇台酒业分别亏损1189.60万元、11576.76万元,首次“披星戴帽”;2008年和2009年,皇台酒业分别亏损5082.81万元、5880.71万元,二次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2013年和2014年,皇台酒业分别亏损2930.53万元、3928.85万元,三度被“*ST”;2015年,皇台酒业依靠转让浙江皇台子公司股权及房产处置实现盈利,逃过暂停上市命运,但2016年、2017年再度连续亏损,又一次挣扎在退市边缘。

谈及业绩持续堪忧的原因,皇台酒业曾表示,酒行业已步入全面调整期,区域性品牌存在产能过剩、库存压力大、产品老化等难题,整个行业的绝对市场容量呈下降趋势,而这一趋势将长久持续下去。

为扭转困境,皇台酒业也进行了多元化试水,如上市之初将本来募资投建的“年产2万吨DDGS高蛋白饲料项目”变更为“变性燃料乙醇项目”,最后因申请未获国家立项批准“烂尾”。2017年3月,*ST皇台出售番茄资产,并称将聚焦酒业。2018年,*ST皇台又把转型幼教当做躲避退市风险的救命稻草,推进收购深圳中幼教育。

蔡学飞认为,严格意义上来说,*ST皇台已经不是酒水企业了,但无论在哪个领域经营其都要首先解决好现在的官司纠纷,其次是战略选择并坚持。未来*ST皇台还需要整合现有资源,利用上市公司的特殊地位实现品牌价值。

( 编辑:王擎宇 )

更多推荐
中国网财经 2016-11-08 16:41

中国网客户端

国家重点新闻网站,9语种权威发布